一车水

戏非儿戏,情是真情。

【獒龙】【旧上海AU】认命(三)

“师父,少抽些罢。”陈玘看着烟雾里的肖战,还是开口劝了一句。

肖战依旧是光头,对襟的黑绸大褂,底下趿拉着一双布鞋。只有贴身的人知道,他的身体是大不如前了。左肩的枪伤在蛰伏了几年后终于还是给了他一点颜色。起初只是隐隐的疼,后来竟折磨的他整夜睡不着觉。闲下来的时候也时常纳罕:两年前还不是这样。后来也想通了,自己已经是知天命的年纪,现在的一年怎么能跟以前比。

肖战摩挲着桌子上的摆件,那是一块整翠雕成的麒麟,通体翠绿,是个老物件,握在手里像是一泓碧水。

“就按我说的去安排吧。”
“那继科那边要不要提前知会他一声?”
“不用。”肖战的语气很生硬。陈玘知道是自己多话了,说了声“是”,转身要走。
肖战的声音又响起来:“你把这个给他送去。”

陈玘回头,笑了笑:“师父是真心待他好。”
肖战站起来,伸手拂了拂挂在衣帽架上许久不穿的军服,“取舍罢了。”

陈玘眉心一动,不再说什么。拿好了东西告退。关门的时候觉得好像被什么晃了眼睛,许是师父军服上的肩章吧。





那晚之后张继科再也没见过马龙。肖战也仿佛把他忘记了似的,一直没有跟他见面。这让张继科感到有些烦躁。

他在外面吃了一碗面,回到旅店。
走到房间门口,他敏感的感觉到有生人的气息。他退回门边,给枪上了膛。

门忽然开了,几乎同样的速度,两支枪同时指向对方的眉心。

——“玘哥!”
——“还好你小子还没废。”

“师父他老人家还好吗?”张继科先开了口。
“身体已经大不如前了。”陈玘也没有瞒他的意思,继续说下去。“肩上是老毛病了,这两年复发的厉害。找了德国的医生也不见好转。”

那是为张继科挡的一枪。目标已经被解决了,谁也没想到目标的妻子一直躲在衣柜里,她发疯了似的胡乱扫射。子弹是擦着边过去的,张继科整个人都木了。张继科被肖战拉倒在地,再起来时肖战的血已经浸湿了衣服。张继科恨的想去给那个女人补上几枪,走过去却看见那女人像个摔碎了的蜡像似的,脸上被枪打了一个大洞……
张继科没有继续想下去。

“后天是你的生辰,这是师父提前让我带来的。”陈玘拿出了盒子,也不等他回答,自顾自说下去,“师父这两天事忙,后天起一起吃饭,没有外人,也算是为你接风。”

张继科打开盒子,那麒麟在盒子里静静的躺着。

“我一定到。”指尖儿上的触感微凉。
“好小子。”陈玘站起来,“继科,这两年师父总是念叨你,你走了他也不好过。别怪师父。”
张继科:“我知道。”
“行了,话带到了,我走了。”陈玘戴上帽子,拉开门。心里终是不忍,“马龙他现在很好,以前的事……你别太难受。”说完关上门,走了。

过了许久,张继科才回过神。手里的麒麟已经被捂热了。
外面下了雪,上海今年的第一场雪。




“你醒了?吃点儿什么?”
许昕怀疑自己花了眼,可眼前确确实实坐的是自己一天到晚忙的像陀螺一样的哥哥:“你不去公司?”
马龙比他自在的多,垂在额前刘海没有梳上去,一身运动服更有居家的感觉。
“我今天休息。”马龙耸耸肩。
“别别别,你不是为了腾出一整天来骂我吧。”许昕苦着一张脸。“哥你不知道那帮军警有多混蛋。拿棍子打我们的头,连女同学都不放过。”
“所以你抢了军警的枪还砸晕了2个警察?”马龙隔着报纸瞥了他一眼。
“要是你在,你也会这么干的!”许昕在身上披了一件毛衣。“呵真冷!”
马龙拍了一下许昕的头:“赶紧起来,厨房预备了你喜欢的虾饺。”
许昕一骨碌从床上爬起来:“你不早说!”
真拿他没办法。马龙自顾自的摇摇头。

“大少爷,肖家来的帖子。”
肖家?马龙神色一滞。
“知道了,你下去罢。”
马龙看着手里绣着蓝色暗纹的帖子,好大的排场。打开以后却愣住了。

他,回来了?

蛋糕上的奶油、旋转门的玻璃、警察局里昏暗的灯、白衬衣上的鲜血……一齐涌了上来。马龙觉得头好像要炸开了。

“哥?哥、你怎么了?”许昕拿毛巾擦着头回来了。
“没、我的头有些痛。”马龙痛苦的用手指的关节抵着太阳穴。都过去了不是吗?自己已经做得很好了不是吗?
“我叫人去拿药。”许昕叠声喊着下人,下楼找药。

张继科,你总有本事不费一兵一卒就让我满盘皆输。马龙扯起一丝苦笑。

只是这一次,你再也没有机会了。




—————————————
*我是不是写的太慢了?废话太多?
*想一股脑儿全写完了再发,可是忍不住啊。
*写这个好费神啊,真佩服我喜欢的那些大大们,能写的那么好,还更的那么快。
*我觉得我会随写随改……我喜欢有人评论。☺️

评论(8)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