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车水

戏非儿戏,情是真情。

【獒龙】【白龙马X藏獒精】一路向西(1)

*白天记的那个梗 居然真的有小天使喜欢 给我点13个❤️
*所以就写了个头儿
*不然我老觉得占了tag怪不好意思的
*题目是不是起的不好?暂定吧。

龙三太子变成白龙马的第一天就把师傅给丢了。他耷拉着脑袋,闷闷地向西走着,四只小白蹄儿敲的路面嘚嘚地响。

眼瞅着天又要黑了,白龙马心里发起愁来,走了一天都没找到师傅,这么晚了又孤身一人,上哪投宿去呢?可巧,前面不远处现出一豆灯光。白龙马心下一亮,果然是菩萨保佑,念了句阿弥陀佛加紧了步伐。

走近了才发现原来是座关帝庙,门虚掩着,风一个劲儿往破窗里灌,那一豆灯光跟着风一跳一跳的。白龙马隔着窗户往里一瞧,只有供桌上放着的一盏油灯照亮了塑像前的小小一片土地。

怎么不见点灯的人呢?白龙马心里有些疑惑。转念又一想,月黑风高的见着人才可怕呢!天黑的仿佛要压下来,也由不得他多想。白龙马打了个哆嗦,嘴里口诀念动,摇身一变就化成了人形。白衣白靴,腰上系着一条细细的银色腰带。眉清目秀,透着一股灵气。好个少年!

吱呀一声,轻轻推开了门。

“有人吗?入夜已深,行路人借贵方宝地投宿一晚,请主人行个方便。”白龙马壮着胆子高声喊了几句。

“是谁在那?”

白龙马吓得打了一个激灵,随机转身向着东南方向——声音传来的地方。

墙角里走出一个人来,看身量也不过是个少年,一袭黑衣,头上带着一顶毡帽,遮住相貌看不太真切。影子在墙上拉的老长。

“我、我、我是借宿的。”白龙马已经吓得魂飞魄散,袖口早已被捏皱了。

少年走到近前,也不说话,定定地站着。俩人中间隔着一盏灯。白龙马自小在龙宫长大,天生本来就白,灯一映更显得粉雕玉琢的,竟像个瓷人儿。

那黑衣少年站了一会儿,眼睛似乎被晃的睁不开似的——“你叫什么名字?”

白龙马愣了一下,从来没有人问过他叫什么名字,以前在龙宫里都唤他三太子,后来跟了师傅也只叫他作白龙马,如今化成了人形,竟也不知道自己该叫什么了。

黑衣少年嗤笑一声,“连自己叫什么都不知道。”

“谁说的!我是不想告诉你!你先告诉我,你叫什么!”就算是神仙也总归是少年心性,口舌上不肯落下风。

黑衣少年的眸子暗了暗:“张继科。”

原来这就是人类的名字,转念之间,白龙马在心里给自己起好了一个名字。

“我叫马龙白。”白龙马昂着脸骄傲的说。

“马龙白?!”这下轮到黑衣少年懵了,这是个人名???少年摘下帽子,一双眼睛睁开了直勾勾的看他,突然咧嘴笑出声来。

白龙马心里有些发毛:“你笑什么?有什么好笑的!”

张继科走近几步,白龙马刚要往后退,头却被一双手拢住了,“我就知道你也不是人。”

正要发作,心里猛然想起。该死!犄角!头上的龙犄角忘了变回去!!

评论(5)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