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车水

戏非儿戏,情是真情。

【GOT】可怕的男人们 1

*只写儿女情长
*除了贾昆是黑涩会,其余各家族都是官\商
*奈德没有死,三傻未婚
*文中出现的所有人目前在龙石岛,龙妈的大别野里





“我艹!艾莉娅还是个孩子啊!你怎么下得去手?”囧雪刚刚得知贾昆这个人面兽心的老师跟自己妹妹的关系。
“某人记得你那个有三头龙的女友好像……”贾昆显然比他要淡定的多。
“至少我们年龄相符!”囧雪飞速的截断他的话头。
“你应该叫她姑姑。”然而贾昆还是说出了事实。
“当然,辈份不是问题……年龄才是……”囧雪放弃了防守,义无反顾的选择了进攻。
“你说啥?难道你不觉得年龄差很……嗯,很萌吗?”贝里席大人溜达着过来插了句嘴,“现在的女孩们是这么形容的吧,老贾?”
“对,他们管这种特殊情况叫'年下'。现在很流行。”贾昆递给了贝里席一杯茶。
“该死的小指头!我要掐断你的脖子!”
“不,你不会想这样的。我刚刚进门的时候恰好遇到了山姆,而山姆又恰好告诉了我一些关于你的'懵懂情史'。我想必要的时候我可以跟丹妮莉丝聊一聊关于长城以北'山洞'的旅游开发项目。”贝里席欠起身拍了拍囧雪的肩。
“我要杀了山姆!”囧雪一脸的愤怒。
“某人深表同情,但倍觉欣慰。毕竟在我们那儿很少逼逼,”贾昆又看了囧雪一眼,“入乡随俗把你给救了。”

“你们相处的还愉快吗?”珊莎把手里的两个购物袋交给了弥桑黛。
“非常融洽!亲爱的!”贝里席凑上前飞速地的讨了一个吻。
“还好丹妮有龙,节假日的交通太拥堵了!我们还碰到了瑟曦和她的'儿媳妇'。”艾莉娅一屁股坐在贾昆旁边的沙发扶手上。

“哦?玛格丽决定要嫁给谁了吗?”贝里席摸了摸自己的小胡子。
“不,我觉得她还在犹豫,至少我觉得是这样。小乔,虽然性格上有很大的缺陷但毕竟年龄相近。而托曼,哦,托曼的眼神简直让人看了心碎。”珊莎没注意到从她进来开始,囧雪就像一头随时准备喷火的龙:“年龄?有意思,你还在意年龄!”

“琼恩!”珊莎忍不住抗议,“我们都已经长大了!我能跟丹妮成为好朋友你为什么就不能学着接受皮提尔呢!”
“我们是长大了,可是从我到北境的第一天开始你有把我当作哥哥吗?你甚至连跟这个联同瑟曦企图搞垮我们的人跑去鹰巢城都没有告诉我!”囧雪也忍不住一股脑儿的憋了很久的话倒出来。
“你为什么不想想,或许原因就是你从来都不会认真听!我!讲!话!”珊莎尖叫着,在眼泪夺眶而出前冲出了客厅。

“女孩的家人平时都是这样聊天的吗?”贾昆有点担心自己的语法习惯在回复速度上不占上风
“我建议你现在选择沉默。”艾莉娅踢了贾昆一脚并默默掏出了一把瓜子。

“琼恩,”丹妮莉丝刚刚喂完龙走到门厅,“你不应该这么着急的。珊莎比你想象中更重视你的意见,甚至会因为自己的决定与你的想法背道而驰而感到害怕。”
“我并没有看出这一点。”囧雪生硬地回答。
“去鹰巢城是逃婚的无奈之举,这算是史塔克家欠贝里席的一个大人情。难道你希望她嫁给乔佛里吗?”
“当然不,天,她从来没有跟我说过。我还以为……”
“你还真的以为像《维斯特洛日报》上写的那样,提利尔家族适时地强势介入?七神再怎么显灵也不会这么顺利。”
囧雪沉默了。
“我去向她道歉,嗯、但至少我要先得到小指……贝里席的一个保证。”囧雪上了楼。

“女孩的哥哥似乎很可怕,某人感觉到了危险。”贾昆感受到了囧雪冰一样寒冷的气场。
“得了吧,妹控都是遗传,等你见到我爸—他二舅,你就知道了。”艾莉娅白了他一眼。贾昆觉得脸上的一万张脸皮都在抖……

“珊莎,我可以进来吗?”
“让我自己呆一会不行吗?好像我受的罪还不够似的!”
“珊莎,我想向你道歉。我……我是真的担心。他,你知道他曾经是我们的敌人,我很害怕他会伤害你。珊莎,不管你信不信,即使是面对异鬼的时候我也没有如此害怕过。你是我的妹妹,亲妹妹也好、表妹堂妹、我分不清的姑姑舅舅关系也好,我只知道你是我从小保护的小女孩……”
门开了。
“琼恩,”珊莎抱住了门口的人,“哥哥。”

不知道过了多久,久到旁边的贝里席不停的看表。
“唔,琼恩,我不知道对于坦格利安来说这样的兄妹拥抱时长是不是合适,至少对于……”
琼恩一把扼住贝里席的咽喉,将他抵在墙上。
“你,你这个狡诈奸猾、情史丰富,用尽了旧神、新神给予的所有运气才追到我妹妹的幸运的混蛋!你给我听好了!”或许是因为平时叫丹妮莉丝的次数比较多,所以琼恩的肺活量超乎常人的好。“我要你发誓,你要一生一世爱她,只爱她一个!如果你对她有一丝一毫的不好,我就亲手用雪狼剑砍下你的脑袋!”
“呜呜呜呜……”贝里席的脸涨得通红,手无力地抓着墙壁。
“发誓!”琼恩并没有松手的意思。
“琼恩,你掐着他的喉咙,他怎么发誓!”珊莎把琼恩的手扳开。

空气重新灌入肺腔,贝里席惊天动地地咳嗽起来。楼下的人听到声音被吓了一跳,聚集到了珊莎卧室门口。

“他一把年纪了,你要谋杀也要选一个善待老年人的方式。”珊莎替贝里席抚摸着胸口顺气,“还好吗?”
贝里席冲珊莎摆摆手,意思是:我没问题,我身体倍儿棒,就算让你爸再来这么一下都……嗯……你可能就守寡了……

等贝里席喘匀了,大家差不多都要散了的时候。贝里席突然单膝跪下,牵起珊莎的手:“珊莎,我从未想过我有这样的好运气能够得到你。你哥哥说的对,我一定是用光了世上所有的神赐予我的福祉,才让我有幸,与你,我最可爱的女孩有共度余生的机会。我本来想过几天再做这件事,但今天是最好的机会。”他掏出一枚戒指,翡翠的戒面像贝里席的眼睛一样有盈盈的光。“我向你发誓,也向你的哥哥发誓,我将爱你、护你,像珍惜眼睛一样的珍惜你。我是你的,而你是我的。”
珊莎一时不知如何回答,呆呆地望着他。

“你愿意嫁给他吗,珊莎?”囧雪默默加了一句。
“当然,我愿意!”贝里席把戒指套在了珊莎的手上,两人在众人面前拥吻。所有人都开始欢呼、鼓掌,与爱人拥抱。

“你是世界上最棒的哥哥!”丹妮把手搭在
琼恩的肩上轻轻的说。
“我只是怕他跪太久骨质疏松,我可不想珊莎下半辈子跟一个瘸子一起生活。”

“没想到他们订婚在我们之后。”艾莉娅看了看贾昆。
“某人也表示惊讶。还是我们搞黑社会的效率高。”

弥桑黛把一封信交给艾莉娅:“临冬城飞来的信鸦。
艾莉娅把信打开,突然大笑。
“母亲、罗柏和席恩要来这边度假。信鸦已经出几天了,估计明天就该到了。”她指着琼恩、贝里席和贾昆,“你们的麻烦要来了。开始祈祷吧!”

评论(11)

热度(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