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车水

戏非儿戏,情是真情。

【獒龙】喂,您好。您的外卖到了。请下楼取一下。

*借的微博段子的梗。

*甜的。
*大学生獒龙昕博
*昕博微量 所以不好意思打tag
*如果来评论里聊天我会很开心的。嗯就酱!比❤️。







“喂,您好。您的外卖到了。请下楼取一下。”

许昕在游戏世界里杀得正眼红,头都不回就冲马龙喊:“哥!帮我拿下外卖!嘿卧槽小子挺牛逼啊。”

马龙从美国队长的床帘里露出一个头。果然许昕又在打游戏。

“你这周再不交实验报告就等着老秦揍你吧。”一面说,一面裹上羽绒服,准备下楼。“今天都周几了?”

“我这不正忙着呢吗。哎这小子还敢来,我今天非得治治你不行!”

马龙摇了摇头,手插在兜里下楼了。






刚出楼门就看见一个荧光色人形物体拎着一盒饭。荧光绿的羽绒服,荧光橙的运动裤,荧光蓝的鞋。嗯,荧光色果然显黑。

现在的外卖小哥都这么放飞了吗?马龙觉得眼睛有点疼。

“你好。”马龙伸手就要拿饭。

“额、你好。”荧光小哥明显一愣。

马龙手伸到两人中间,发现小哥并没有递过来的意思,只能自己伸直胳膊去够。小哥如临大敌,倒退了几步。马龙有点生气了,点外卖又不是没付钱!

“同学,你……想吃这个?”荧光小哥看着马龙,又看看手里的饭盒。

“嗯。”马龙不耐烦地回答。他最讨厌被别人盯着看,而且现在还是被一个胡萝卜精盯着。

“那你先拿去吃吧!”小哥把饭递过来,脸上带着老农民丰收般的喜悦。

马龙接过饭,转身就走。神经病。回去一定得让许昕给这家店一个差评!

“哎哎哎同学!不是他不是他!”电动车的刹车声冒的人耳朵疼。

马龙回过头,正版外卖小哥的车把上挂着的饭盒晃晃悠悠映入眼帘。

我勒个大槽!

马龙想的是我这个猪脑子!

而张继科想的是如若我有天国的锦缎,以金色的光线织就,蔚蓝的、灰蒙的、漆黑的锦缎变换着黑夜、黄昏和白昼。我愿把这锦缎铺展在你足下……






张继科是个诗人,喜欢诗的人。他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就是我一生只做两件事:爱你、写诗。第二件事已经做了十几年,第一件事却还连爱情的衣角都没摸到。不是没有人追,张继科天生一副好皮相,又会写诗装装忧郁小生,身边的姑娘花朵儿似的开了又开,可惜诗人都有一种自矜的毛病,将送上门的都当做了寻常的风景,非要自己攀登奇险才算过把瘾。当然在大多数人眼里,比如与他同寝的方博,这叫暴殄天物一定会遭报应的。

这不,报应来了。

张继科把饭放在桌子上,仰面躺在了床上。脑子里还在回想马龙羞红满面一个劲儿跟自己说对不起的模样。

真好看。妩媚动人的那种。

“哥,你这饭买回来不吃啦?都凉了。”方博刚大战完三百回合,摘下耳机。

“张继科?”没有听到回应,方博狐疑地走过来。

“我去,你这一脸的饥渴。怎么啦,碰见天仙下凡了?”方博凑上来。

“差不多吧。”

“哪个班的?是不是咱们院的院花?”

张继科这才反应过来,我还不知道他是谁呢!

猛地起身,脑袋正撞在方博下巴上。

方博一双大眼睛瞬间盈满了泪水,痛苦地捂住了下巴。张继科也好不到哪儿去,感觉自己要脑震荡。

张继科吸着凉气:“你帮我打听打听3楼是哪个班的。”

方博也吸着凉气:“3楼?你看上的是个兄弟?”

张继科五官皱成一团,疼得说不出话,痛苦地点了点头。

方博心里一万头野马奔腾而过,也疼地无语泪先流,默默向张继科比了一个中指。





今天这盘打得不顺手,许昕退了游戏看见马龙手里拎着饭一脸阴郁的走进来。

把饭盒递给许昕,马龙就爬上床了。

“今天送餐的还挺快的。”许昕赔着小心没话找话。

“嗯。”还是闷闷的。

“哥,你是不是有什么事儿?”许昕揭开饭盒盖子。

“没有。”

许昕吓得筷子都掉了,连滚带爬趴到马龙床头。

“哥,你别吓我啊哥!我再也不让你帮我拿外卖了。垃圾游戏误我青春!”

“许……昕……”

“恩?”

“我还没死呢……”

“哦。”许昕一秒乖巧。“那你是怎么了?”

“我认错人了。”

“蛤?”

“我把一个同学认成送外卖的了。”

“so?”

“我抢了人家的饭。”

“他没拒绝?”

“他可能被吓傻了吧。”马龙艰难地回想了一下张继科一脸萌比的表情。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许昕笑得等于自杀。

“滚蛋!”马龙一把拉上美队的床帘,隔绝掉这个不友好的世界。

其实他还挺好看的。马龙小声说。




方博虽然下巴疼了三天,但为了哥们下半身啊呸下半生的幸福,还是义无反顾地为打听到了马龙的底细。

“马龙,辽宁鞍山人,跟咱们同院同系,也是大一新生。1班的班长。10月20号生日,天秤座。”

张继科眼睛都放了光:“可以啊,方博。够详细的。”

方博翻翻白眼,继续往下说:“目前单身,但估计即将脱单。”

“为什么?!”

“据可靠消息,他们班的班花石川对他钟情已久,不日将发起猛攻。”

张继科拍了桌子:“不行!”

“哥,你淡定。你这样人还没到手就先让你吓跑了。”

张继科的脸透出浓浓的雾面丝绒哑光黑:“那你说怎么办?”

“我怎么知道?我这么直……”方博耸耸肩,接过女同学递过来的传单,眨了眨眼。女同学脸上飞红,快步走开又忍不住回了两次头。

“要不然我直接杀到他们班叫他出来?”张继科捏着拳头。

“你是约架还是约……”方博把最后一个字吞回肚里,把手里的传单甩过来,“明明有更简单的办法。”

“学生会竞选?我看这个干嘛?”张继科一脸的迷茫。

“马龙是学生会主席的有力竞争者。”方博把手肘撑在桌子上。

“我去跟他抢主席?然后他就能发现人群中闪闪发光的我了!”张继科的脸色变成了水润玻璃黑。

“然后记恨你一辈子?”方博简直想把纸糊他脸上。

“那怎么办?”

“张继科啊张继科你是聪明一世糊涂一世啊。近水楼台先得月,石川妹子报的副主席。”方博微微一笑。“欺负小姑娘什么的你不是最在行吗?”





张继科是在竞选当天跟马龙表白的。

方博看着穿了西装打了领带的张继科,点点头给了一个中肯的评价:人模狗样。

张继科白他一眼,领带系地太紧有点喘不过气来。他随手一扯,正对上一个人的目光。

感谢西装不出荧光色。马龙这么想。

张继科三步并两步就想冲过去,眼瞅着就要到跟前儿了,不料中间拐出一个小姑娘。齐耳短发,明眸皓齿。

“马龙哥哥!”小姑娘甜甜地喊了一声。

“石川。你来了。”马龙不自然地摸摸鼻子。

张继科比马龙还高一点儿,隔着小姑娘也没什么遮挡,定定地看着马龙。

马龙被盯地心里发毛,明明没做什么亏心事却觉得对不起他似的。

石川发觉马龙的视线越过了自己,也转头去看,被一张黑脸吓得一哆嗦。

马龙被叫到名字入场,如释重负。

“马龙哥哥加油!”石川妹子一脸的花痴。

“加油。”张继科一脸的黑……

“额,你们也是。”马龙的汗都快下来了,一定是因为天太热了。

竞选副主席的人不多,准确地说是只有两个。马龙的主席基本上已经板上钉钉,也干脆也被留下来旁听。

张继科上台,环视了一下台下。

台下的学生会前辈学姐纷纷惊呼太帅了!,几乎要捂胸口倒地。这届小鲜肉夺魂啊!

简单的自我介绍过后,大致谈了自己对学生会的理解和构想,套路是老的,美色是不可抵挡的。

果然,轻松过关。

下面是提问时间,一个学姐问:“如果学生会的工作与你的学习在时间上起了冲突你会怎么办?”

张继科心里暗暗吐槽:这种问题一点技术含量都没有。

然而脸上还是微微露出笑意:“学生会的工作我一定会认真完成。当然我会为学习挤出喝咖啡的时间。”

10环。马龙在心里给他算靶。

果然,台下的前辈学姐只恨学校不是“非诚勿扰”的节目现场,否则分分钟要大喊牵手成功。





场外石川妹子离人群远远的独自在背自我介绍词。正合我意。方博按照计划来两肋插刀。

“学姐,你知道教务处怎么走吗?”方博忽闪着两只大眼睛,人畜无害地看着石川妹子。

“啊,哦。在楼上,楼梯口左拐就是。”石川妹子随意敷衍了一句。

正太计划失败。

“哎,同学,我好像在哪里见过你。你是大一的吗?”方博立即改变了行动计划。

“是吗?我是大一的。”石川妹子倒是很冷静。

“哎呀,真不好意思,刚才还叫你学姐。”方博啊方博,天生的演技派。

“没关系。”目标好像有点不耐烦了。

“嗯……这边怎么这么多人?”方博装作不知道。

“今天学生会竞选,你不知道吗?”石川妹子放下手里的题词卡。

“啊,学生会竞选啊。”方博“恍然大悟”。“同学你也是参加竞选的吗?”

石川妹子的耐心已经快被磨没了:“是啊。”

“竞选什么职位呢?”

“副主席。”

“好厉害啊。”

“呵呵 过奖。”

“副主席是干什么的呢?”

“……”

他真的废话好多啊!!!正当石川妹子不厌其烦准备走人的时候,眼瞅着万里长征就差最后一步啊,方博一着急抓住妹子的袖口。

“你给我放开!”

方博吓的一哆嗦。还没来得及看清楚脸上就挨了一拳。

“嘿!你大爷我今天……血!”方博往脸上一抹,话还没说完,直挺挺地就倒在许昕怀里了。

“啊!”石川妹子一声尖叫,吓得许昕也打了个哆嗦。“快送医务室!”

许昕把方博打横抱起来往医务室跑。石川妹子尖叫了一路,许昕觉得耳朵都快废了。







“2号,石川同学。”

叫了三遍,还是没有人。

评审组互相看了看:“石川同学弃权。”

马龙有点儿意外,但看到张继科的脸色,心里明白了几分,冷笑,跟我玩儿阴的。

“下面我宣布,由张继科同学担任本届学生会副主席。”







折腾了一下午,都累了。

张继科在心里盘算,凭自己的魅力应该成功地让马龙注意到自己了。

是的,黑脸汉子,你成功地吸引了我的注意。

马龙径直走到张继科眼前。

“张继科同学,我还有一个问题。”

“嗯?什么?”

“你为什么竞选学生会副主席?”马龙直视他的双眼,严肃到张继科差点儿以为他要问“同学,你的梦想是什么”。

这个怎么答?

因为你啊。

这样会不会显得我很轻浮?

张继科思考的时间有点长,马龙微微皱眉。

“因为我想成为你近旁的一株木棉,作为树的形象和你站在一起。”

诗人J·K·cheung眼含热泪,深情款款。

马龙冷笑,还跟我谈起星星月亮诗词歌赋来了。

“哦,你喜欢植物。”

神TM喜欢植物!

“我明明喜欢动物!”张继科脱口而出。

完蛋!

果然,马龙一脸看神经病的神情。

“啊呸!”张继科豁出去了,“我喜欢你!”






情诗再动人也是代入了别人的故事,爱人之间最动人的不过是一句“我喜欢你。”,更动人的是一句“好巧,我也是。”

嗯,太动人了,许昕跟方博隔着窗户看着这一幕都快哭了。

“褶子同学,麻烦你把我衣服上的血洗干净还给我。”

“靠,四眼瞎子,我有血难道不是你打的?”

“你要是不欺负女生我能打你?”

“你哪只眼看见老子欺负女生了?哦你哪只眼都看不见。”

这能忍?俩人打成一团。

“方博。方博!流氓抠脚!”,张继科气急败坏想打人。刚有点儿气氛却给整没了!

“等等!你叫流氓抠脚?”许昕抓着方博的衣领。

“是啊,怎么着吧!老子行不更名坐不改姓。”

“好,那打的就是你!“许昕一记勾拳上去就招呼。“让你坑我!”

“等等等等,你是浪味蟒?”

“你大爷!”

“你大爷!”

……

多么美好的一天啊。







“喂,您好,您的外卖到了,请下楼取一下。”

“张继科,滚蛋!”






评论(21)

热度(2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