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车水

戏非儿戏,情是真情。

【獒龙】【旧上海AU】认命(十一)

*前面拖得太长了,我争取下一章完结。
*其实更到这儿,大家也应该能猜到结局了
*终于要把一个故事完整地讲完了,我超级开心啦啦啦
*哦 这一章我写的不好,情绪突然又低落了……








礼拜六。

从来没有一个冬天让肖战真切地感到由苍老带来的无力感。该发生的到底还是发生了。

办公桌上放着新译好的电文——

无能。

肖战自嘲地牵了牵嘴角,戎马半生,临到最后落了这么一句评语。

一步步走到今天这个位置上,脚底下踩碎了多少死人的骨头,有些是该杀、有些多少有些无辜,但他记得血喷洒出来的那一刻,手里的铁是冷的。如同自己的心一样。

上了岁数,心上的肉一点一点长了回来,会疼、会有温度,会生出许多牵绊,比如,张继科。

他太像年轻时的自己,也太像一个故人。一样的拼命、一样的不计后果……肖战还记得他第一次抓到张继科晚上偷偷翻墙去找马龙的情景,他看着墙头上趴着的张继科恍了神:“你又要跑出去喝酒?”张继科不敢说是也不敢说不是,在墙头上不知如何是好。

肖战摇摇头,想把这些旧事清理出去。年纪大了,这些事反而记得愈发的清楚。

过刚易折,肖战记得这个教训,所以不敢逼他太紧。纵然他有种种错处,自己也总记得给他留一条后路。是为了为了眼前的这个孩子,也是为了曾经的一个孩子。

可惜,天不成全。自己纵有弥补的心,老天却不给自己这个机会。最终命数还是把自己推到了退无可退的局面。

沾上了一个“赤”字,便再也无法保全了。

昨天吴淞口放出了一批药品,明面上是私货却拿了军方的通行证。抓了几个人却又一问三不知,线索竟生生的断在了开头。

黄鱼再诱人,又有几个胆大的敢拿药品做文章?不是赤匪也有通敌的嫌疑。上海站号称铜墙铁壁,现在却像个婊子任人取用,上面的命令是严查到底……

到底?查到哪里、查到谁才算到底?一介武夫能在官场翻过身打过滚岂是等闲之辈。肖战虽然年纪了大些,却还算得上耳聪目明。明哲保身不过是权宜之计,眼下是该亮出底牌了。

再者,自己不是也早已料到这一天了吗?从他肯为了别人开枪的那天起,肖战就一直在做同一个梦,继科倒在地上,血红的眼睛问自己为什么。

为什么?为了什么呢。为了命。八年前你的命是我给的,到了你该还给我的时候了。

仿佛回到了年轻的时候,精明、冷血、绝不失手。







“哎,方博!”

方博被吓了一跳,差点被门槛绊了一跤。

“你怎么上这来了?”旁边几个人不怀好意的看过来,方博拉着许昕快步向街上走。

“我来找你啊。”许昕张着嘴傻乐,“上次在我们家我走的急,还没跟你说几句话。”

“有什么好说的。”觉得离门口有一段距离了,方博放开手,低头踢脚下的石子。

“你不开心了?我都跟我大哥说好了,等开春到下个学期,你就跟我一块上学。”许昕等了他一下午,一见面就迫不及待地把这个消息告诉他。

“我不去。”方博还是低着头,迎头浇了他一盆冷水。

“为什么不啊,”许昕有点儿着急了,“难道你要跟他们混一辈子吗?”

“对,我就是要混一辈子,等我混出个样儿来,就不会被你们瞧不起了。”方博仿佛被什么刺痛了,面红耳赤地攥紧了拳头。

“谁瞧不起你了!”许昕急得快要赌咒发誓了。

“你来找我,你哥知道吗?”方博反而安静下来,轻轻地问。

许昕一下卡了壳。

“我就知道。”方博轻笑一声,从大褂的兜里掏出烟。慢悠悠地点燃,小小的火花在日光里毫不起眼。他吸了一口,火花藏进了灰烬里,再也看不见了。

“我是想瞒着他来着,寒假我可以去作工,给你攒学费。我问过了,日报社缺一个排字工”许昕嗫嚅着。他没想到方博一下就问到了问题的关键。

方博只觉得可笑。一个少爷,居然肯瞒着家里,还说什么为了自己作工赚钱。真是戏文里的好故事。可惜世人看了这么多的好故事,怎么还不明白门当户对这个道理?

“你走吧。别再找我了。”方博把烟扔在地上,碾灭了。

“方博,你别再抽烟了。”许昕本来是想问你是什么时候开始抽烟的。话到了嘴边,又不敢责怪他。

“不关你的事。”方博扭头就走。走了几步又回过头来,看着许昕的眼睛,一字一顿的把话扎进许昕的心里:“我一定会出人头地。”

许昕无数次的幻想过,如果能够回到那个时候,他一定追上去拉住方博,听他说完那句“等着我。”





“你出去罢。”肖战对陈玘挥了挥手。陈玘绕过屋里站着的八个人,关上了办公室的门。

“这次的目标……”肖战顿了顿,八个人面面相觑,不知道该做何反应。“你们也都知道了。”

“规矩都知道,不管他人怎么样,都要把他抬回来。”肖战仿佛倦得很,却又强打着精神,“明天中午12点,吴淞口码头。”

八个人脸上的神色都不大好。说了是,就出去了。

肖战坐了半刻,站起来,手微微颤抖着打开了书架后面暗室的门。

“都听清楚了吗?”

“知、知道了。”少年蜷缩在角落,颤抖的声线暴露了他的紧张与不安。

“想要什么,就要尽力去争取。”肖战的声音像是抚慰又像是胁迫,充满了诱惑力。

去争取。

少年的眼神忽然变的凌厉起来,终于拿起了一直躺在身边的枪。







评论(2)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