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车水

戏非儿戏,情是真情。

【獒龙】【旧上海AU】认命(十)

*今天写的很短
*两人正面接触这种情节我真的无能
*想把所有的这种正面接触的情节外包出去TT
*几天不更了,但是看到差不多一天一个新的人关注我特别开心!原来还有人在看,谢谢你!😇








马龙挣扎着从粘稠的睡眠中醒来。看看表,上午10点。宿醉带来的头疼还没有散去,马龙揉着太阳穴,闭着眼回想昨晚的事情。

好像喝醉了?
好像非要张继科带自己走?
好像到了……
睁开眼,果然是张继科的家。
宽大的双人床上躺着的可不就是他。

微微皱起的眉头,一双好看的眼睛紧闭着,藏住星星一样的光。玫瑰色的嘴唇……

不知怎的,马龙回想起以前在国外的一本书上读到过人的眼神是一种电磁波,你在看一个人的时候,那个人会有感应,然后……

下一秒,马龙跌进了一个温暖的怀抱里,玫瑰色的嘴唇印上了眼角。

“好看么?”

“唔……不好看。”

“不乖。”

一个欺身压上来,马龙躲闪着张继科的目光。

“别闹,继科儿。”

“昨天晚上你可不是这么说的。我要你把对我说的话再说一遍。”张继科恶意地去捉马龙的手,紧紧地钳在床头。

“我说,我是自愿的。”

张继科愣了一下,手上松了力道。马龙抽出手,捧着他的头,手摩挲着硬的有些扎手的鬓角。

“你不开心吗?”

“只要你不后悔。”张继科的大脑一片空白,生硬又机械地说出这样一句话。

马龙使了使劲,张继科便顺从地伏在他的胸口。

皮肉之下,一颗强有力的心脏在咚咚地跳动。

“继科儿,三年了,这颗心之所以还在这里,就是为了等你回来。”

声色本就是下乘,于他也无用。攻心才是上策。

马龙看不清张继科的表情,但从他伏在胸口的气息他知道同预想的丝毫无差。

电话铃突然响起来,张继科拿起听筒。

“张爷,麻烦请我们大少爷听电话,有些急事……”

话还没说完,张继科就把听筒递过去:“是秦叔。”

马龙接过来,眉头越皱越紧。放下电话,下床穿衣。

“出什么事了?”

“又有一批货被扣了。”马龙扣上衬衣扣子,又笑了一下,“你们做的好事。”

“我手里还有几张军用通行证,他们不敢查,你拿去用吧。”张继科站起来,往对面的书房走。

马龙没跟上去,站在原地看着他拉开书房的抽屉,拿出几张盖好红印的纸。

桌子上摆着的玉麒麟样子很熟悉。马龙别过头,专心整理袖扣。

“你也该请几个佣人……”马龙伸手去拿递过来的几张薄薄的纸。

“马龙,其实你可以直接告诉我你要什么的。”张继科的声音低沉地叫人听了难受。

马龙的手滞在半空。

“张继科,你真混蛋。”牙缝里挤出几个字。

把几张纸轻轻对折,放到马龙的口袋里,顺势抱住眼前人。

“攻城为下,攻心为上。龙,你果然没叫我失望。”

后颈上指尖微凉。

“城,是我的;心,我也要。”

低头吻下去,缠绵到昏天黑地。

















评论(1)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