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车水

戏非儿戏,情是真情。

【獒龙】【旧上海AU】认命(五)

*昕博正式上线
*这一章獒龙写的只有零星一点儿(如果出现名字就算的话)
*是想继续写下去的 写下去就有獒龙了 但是后面的故事很费劲 我写不动了 下一章单独吧
*很喜欢和评论里的小仙女们聊天🍭



“你挑一个吧。”
张继科面前放着三个字条。肖战虽然宣布了他的身份,可要想上位还要有“跃龙门”这一关。其实就是亮出真本事,在帮里立威。

三张字条上各有一个名字,都是挡了帮里路的人。从左边到右边排列,身份不同,得手的难易程度也不同。

张继科把三个名字都看了一遍,最后把目光落在第三个上面。
这个名字,很眼熟。
“就这个吧。”

肖战一点儿也没惊讶,好像一开始就知道了似的。自己教出来的孩子自己最熟悉不过,他是个狠起来不要命的主儿,可他的命是自己给的,不能让他为了别人丢了命。

“为了马龙?”这是父子俩之间第一次提到马龙的名字。

“是为了我自己。”张继科垂着眼,把纸条紧紧地攥在了自己的手里。

“小心行事,下去准备吧。”左肩又开始隐隐的疼痛,天怕是要下雪了。

门轻轻的合上了。

他到底还是心里有恨,不过还好,他不愿把恨发到马龙身上,也不愿恨自己……是不敢还是不愿?只怕这十年的心血都要白费了。





“师父,人带到了。”

“叫进来罢。”

陈玘带着几个人进了屋。“说吧,为什么闹事?”

几个人互相看了看,一个机灵的先开了口:“当时我们几个正在教底下的小子规矩,没想到有个管闲事的学生出来,就……”

另一个脸上赔着笑接下去:“我们想着肖爷吩咐了不许生事,就没追究,让他们跑了。”

“砰” ,脚面上的血涌出来。

几个人呼天抢地的跪下,磕头如捣蒜:“是小的不长眼,硬抢了底下人的赏钱,才被那学生打了的。肖爷饶命。”

“行了,起来吧,去领几个钱找大夫,也许还能走路。”肖战发了话,几个人搀着那个倒霉蛋出去了。

“你现在越来越冒失了。”肖战皱着眉。

“在师父面前现了眼,是我驭下无方。”陈玘笑笑。

“查清楚了?”

“都清楚了。那个男学生是马龙的弟弟,叫许昕。也确实是个学生,昨天的事是他'英雄救美'了。”陈玘找不到合适的词,自己也笑了。

“那个受欺负的小子是谁?”肖战却没有笑,继续问他。

“是个刚入会的毛孩子,叫方博。”陈玘有些捉摸不透,一个毛孩子会引起肖战注意。

方博。肖战在心里念了一遍这个名字。





“我,我叫方博。”那个大眼睛的少年手撑在墙上,大口大口地喘着气。“你呢?”

“我,我,我叫许昕。”同样是在拼了命的喘气。

他们已经跑过七八条弄堂了,实在跑不动了。

“今天,谢谢、谢谢、谢谢你啊。”方博每说一个谢谢许昕就跟着点一个头。

“没、没、没、没事儿。”许昕觉得自己喘的都快成结巴了。

“我先坐一会儿。”说着顺着墙根儿滑下去。

方博也靠过来坐下。

“他们为什么抢你钱啊?”许昕觉得喘得差不多了。

“今天肖爷摆酒席,底下人都有一份赏钱,他们欺负我,就把我的给抢了。”方博双手抱着膝,眼泪汪汪的。

“哎 你别哭,你别哭啊。”许昕最怕人哭了,只要人一哭他就什么招都没有了。“那你需要多少钱啊?”

方博的两只大眼睛水汪汪的看着他:“大夫说治我妈的病得要2个大洋。”

许昕一掏兜,掏出校徽、电影票根、还有几个铜子儿。看着方博低下去的头,于心不忍,想了想,把胸口夹着的钢笔拿出来:“我没带多少钱,这个笔是我哥从国外给我买的,笔尖是金的,你把它当了就有钱给你妈治病了。”

方博把手背到身子后边,摇着头:“我不要,我有法儿自己挣。”

“别傻了,拿着这个,离他们远点儿,别再回去了。”许昕去捉他的手。

方博的手握成一个小拳头说什么也不张开。

“你再这样我就生气了!”许昕朝他瞪了瞪眼。

方博扑哧笑出声来:“你可真不像坏人,学都学不像。”

许昕把他的手指头一根一根的掰开,把钢笔放在手心里。

“那坏人什么样?”

“就……他们那样。”方博小声说,眼眶又红了一圈。

“以后再有人欺负你你就找我!”许昕看着他的眼睛,清水似的。

“嗯。”方博点点头。

“坏了,我妈还在家等着我呢!我先走了!”方博转身就跑。跑着跑着转过头来:“许昕!再见!”

许昕冲他挥挥手:“方博,再见!”

自己也要出巷口回家了。坏了!许昕一跺脚,我还没告诉他上哪儿找我呢!

评论(9)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