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车水

戏非儿戏,情是真情。

【GOT】可怕的男人们 2

*儿女情长 

*拼凑笑料

*不可细究

*想逗你笑







奈德带着两个女儿到君临之后,凯特琳就不得不一直在君临和凛冬城之间两头跑。奈德的信鸦告诉了她关于囧雪到身世,同时也带来了两个女儿在龙石岛的消息。

实际上,珊莎跟乔弗里解除了婚约让她觉得十分惊讶。但也觉得这实在是七神显灵。(天知道她为珊莎的婚事做了多少个树枝跟木条凑成的玩意儿)她一向不喜欢与兰尼斯特沾边的人。艾莉娅也从狭海对面留学归来了。本来凯特琳对她的期望是留在维斯特洛修一门金融或者法律,没想到她竟然迷恋上了舞蹈。一到君临就迫不及待的申请了去布拉佛斯的留学机会,宣称要去学习最正宗的“水之舞”。收到艾莉娅的告别信的时候,凯特琳的心都碎了。如果她可以打破次元壁的话,她一定会寄一封“吼叫信”给奈德。可惜就算异鬼也打不破“次元壁”(如果维斯特洛有这种萌物的话),所以到了纸头上就变成了对奈德的简单问候——“凯特听了想挠人”。

坐在去龙石岛的船上,凯特琳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想起了这么多往事,也许是太久没有见到两个女儿了。她看了看在甲板上聊天的罗柏和席恩,也许,她只是有太多的信息想要跟家人共同分享……

“珊莎,你觉得我穿这件会不会、额、太正式了一点?”贝里席从楼梯上走下来。
“相信我,皮提尔,你穿什么我妈妈都能认出是你。”珊莎低头刷手机,头也不抬。
“而且你穿什么也年轻不了十岁。”艾莉娅默默地补了一刀。
“他认识你妈妈吗?”贾昆一脸茫然。
“是的,我妈妈是他'单方面'的初恋。”艾莉娅面无表情。
“哦,老哥你真棒!我现在觉得不那么紧张了。”贾昆发现从认识这俩“战友”开始,他不得不长时间保持一种悲天悯人的表情来表达内心的喜悦。
“非常好的笑话。谢谢!”贝里席一脸下了七层地狱的表情。

“灰虫子说他们已经登岸了。”丹妮莉丝一边看着手机,一边指挥弥桑黛把冰雪玫瑰插进花瓶。
“你紧张吗?”珊莎问一整个早上都一言不发的囧雪。
“实际上,有点。”囧雪耸耸肩,“你知道我一直都不知道怎么称呼她,我是说你母亲。原来会叫她史塔克夫人,但是现在……”
“一切都变了。”珊莎接了一句。
“对。但我不确定新的身份会不会……”
“婶婶怎么样?”珊莎打断他。
“什么?”囧雪没有反应过来。
“婶婶,你是莱安娜姑姑的儿子,应该叫她婶婶。”珊莎耐心的解释。
“这很棒,但是可以吗?毕竟我们还没有真正的讨论过这件事。”囧雪还没说完,他们已经到了前厅。
“那么现在就是机会。”珊莎小声说。

“珊莎!艾莉娅!”凯特琳抱住了自己几乎已经认不出的女儿们。
“妈妈我被勒地喘不动气了!”被埋在两团红发里的艾莉娅拼命呼吸。
“小指头!”跟所有人一样,罗柏也没有想到自己第一个打招呼的人竟然是贝里席。如果这算一个“问候”的话。
凯特琳这才意识到屋子里还有两个不认识的人。准确的说是一个不认识的人和一个不应该出现在这里的人。

这实在是太尴尬了。珊莎看着围坐在沙发上的“各怀鬼胎”的人。
我宁愿被勒死在刚才的怀抱里。艾莉娅想。
贝里席和贾昆共同坐在了一张长沙发上,正对着凯特琳。珊莎跟艾莉娅一边一个紧挨着凯特琳。罗柏跟席恩不敢打破宁静的气氛,默默起身跟囧雪来了个无声拥抱。

“史塔克夫人,你好。”丹妮莉丝率先打破了沉默,“您可能还不认识我,我是风暴降生丹尼莉丝、不焚者、弥林女王、安达尔人,罗伊那人和先民的女王、七国君王、疆域守护者、多斯拉克大草原的卡丽熙、打碎镣铐者、 龙之母、琼恩·塔格里安的妻子丹妮莉丝·塔格利亚。”
凯特琳有点蒙蔽,但还是勉强抓住了重点:“你们结婚了?”
“是的,婶婶。额、我是说史塔克夫人。”囧雪结结巴巴地补充,“是一个很小型的婚礼,我们没有请宾客。”

“琼恩,你当然可以这么叫我。”凯特琳简直有抓重点的天赋异禀!
“我很愧疚之前没能给你一个温暖的家庭生活。我希望能有一个弥补的机会,一个把你当做侄子的弥补的机会。”凯特琳诚恳地说。
“不,我以前过得很快乐,罗柏一直把我当亲弟弟,席恩也……”囧雪伸出手准备跟罗柏和席恩击个拳头。
“是的,兄弟之间应该保持亲密。”凯特琳打断了他。
罗柏和席恩的表情肉眼可见地变得痛苦起来。

“或许这间屋子里的别的人也可以像亲爱的丹妮一样开始自我介绍了。”凯特琳呷了一口茶。
艾莉娅起来添茶的时候,用胳膊肘怼了贾昆一下。然而说话的却是贝里席。
“额、凯特,我想介绍一下我的新身份。我是珊莎的未婚夫。”
“我想这个身份还有待确认。”凯特琳面无表情。
“妈妈,我很抱歉没有告诉你这件事。”珊莎的眼眶已经开始红了。
“我到了君临之后才发现乔弗里是个多么可怕的人。他简直就是个魔鬼,即使我没做错什么,他也会当众羞辱我、殴打我。”珊莎伏在凯特琳的肩膀上,泪如雨下。
“我可怜的珊莎。”凯特琳受了感染似的也忍不住湿了眼眶。
“是皮提尔把我从订婚仪式上救走的。在鹰巢城他对我说明了心意,”珊莎抬起头看着贝里席,“而我也愿意接受他。”
“好的,不用说了,我的宝贝。我全理解了。”凯特琳把珊莎搂在怀里,亲了亲她的头发。
“贝里席,珊莎是我的珍宝,我的挚爱。”凯特琳看着贝里席,“我要你保证,你对她的爱是纯净的,绝对不掺杂一丝一毫你个人关于过去的生活的私念。”
“我向你保证,凯特,我对珊莎的爱是没有任何原因可以解释的爱。看她快乐,我就心满意足;看她痛苦,我也心如刀割。”贝里席转过头看着珊莎,“我希望我能有与她共度一生的荣幸。”
“好的,我同意。”所有人都有些意外地看着凯特琳,“但我有一个条件。”
“当然!当然!任何条件都是合理的。”贝里席紧张地把手绞在一起。
“你们的婚礼不能像订婚一样仓促,我和奈德要亲自把女儿交到你手上。”凯特琳笑着说。
“我爱你!妈妈!”珊莎扑在凯特琳的怀里。

就这么,搞定了???全屋懵逼。只有艾莉娅仿佛灵光乍现似的冲贾昆眨了眨眼睛。

“哦!妈妈!我!”艾莉娅一激动打了个嗝。
“我莫名其妙地被抓进了一群用老鼠杀人的黑帮,然后莫名其妙的救了这个另一伙黑帮的大佬。”艾莉娅指着几乎要被她的一串话砸昏了贾昆。
“然后他为了报恩把我救了出去。”艾莉娅心一横掐了自己的大腿一把,泪水瞬间盈满了眼眶,“如果不是他,我都不知道应该怎么办才好。”
“你是想博得我的同情吗?”凯特琳的内心毫无波澜甚至还做出了冷笑的表情。
“好吧,至少我试过了。”艾莉娅走到贾昆旁边,拍了拍他的肩。

“艾莉娅,你之前说他是你的老师。是教你暴力与血腥学的老师吗?”凯特琳冷静地发问了。
“准确地说还包括人体面部解剖学……”艾莉娅小声嘟囔。
“艾莉娅!”
“好吧,妈妈,这完全是个意外!”艾莉娅觉得再在这件事情上开玩笑可能会被凯特琳的眼神杀死。

“某人是女孩的未婚夫,来自布拉佛斯的黑白之院。”贾昆觉得是时候摆脱“猪老婆”寻求自我救赎了 
“所以,你是个无面者?”罗柏显然对此十分感兴趣。
“是的。”贾昆决定有问必答,不问不答,以静制动。
“那么你凭什么以为我会同意把女儿嫁给一个黑帮的人?”凯特琳觉得有点心累。她堂堂临冬城夫人,并不是电视上很火的那个“铁群岛柏阿姨”啊,而且自己家的家庭问题,她看了看珊莎、艾莉娅、还有罗柏和席恩,似乎也超出常量了吧……了吧……吧……

“女孩的母亲,某人认为你不同意也没有关系。”贾昆一脸老农民般的诚恳,“我俩加起来能干翻维斯特洛所有的骑士。”
“你你这算是威胁吗?”凯特琳睁大了眼
“不是啊,某人只是在摆事实、讲道理啊。”贾昆一脸无辜。

【靠!黑涩会就是拽啊!】
【一言不合就是干啊!】
【无面者佣金贵是有原因的!】
【这哥们儿一脸无辜不代表他懵懂啊!】
【此刻只想艾特@佛雷全族】
【前面等我!@佛雷全族 下次会记得派皮刷油的】
房间里飞满了弹幕。

“妈妈,他不是这个意思,”艾莉娅扶额,“我是说……额……”
“不用再说了。”凯特琳又喝了一口茶。
【喝茶润喉!要放大招了!】
“我同意!我同意!我同意!”
【wtf???茶里绝壁有毒!】

“我受够了!我从临冬城来到这里是想让你们帮我解决问题的!现在好了,这里的麻烦比临冬城所有的麻烦加起来还要多!”凯特琳忿忿不平。
“妈妈,我们不明白。”珊莎跟艾莉娅对视了一下。
“你知道错过了所有的孩子的订婚是什么样的心情吗?”
“所以孩子?”囧雪难得反应最快,“嘿!兄弟!你订婚了!”
“额,是的。”罗柏低着头。
“天哪!是哪家的女孩?”珊莎跟艾莉娅也反应了过来。
只有小指头一副仿佛看穿了表面的模样。他走过去把手搭在席恩的肩上:“恭喜你们!”
“皮提尔,你在说什……”珊莎突然尖叫起来。
“啊啊啊啊啊我就知道!”艾莉娅兴奋地跳起来,“冷门西皮的夏天终于来了!”
“什么?什么西皮?”席恩脸有点红。
“你们是维斯特洛第二红的官配,同人本我都收了好几本了!”珊莎一副云淡风轻、多年媳妇熬成婆的表情。
“第一红的是谁?”丹妮莉丝有点好奇。
“当然是蓝礼跟百花骑士啦!”艾莉娅补充道。
“其实还有很多西皮……”珊莎忍不住想把小白丹妮拖进深坑。
“好了!”凯特琳觉得这个大陆不好了。
“所有的家庭问题我都不管了!我不知道我们家的情况是不是最糟的,但我确实觉得很糟心了。”凯特琳扶着弥桑黛的手准备上楼休息,“给你们一点空间,庆祝'胜利'。”

“耶!”楼下传来了一阵欢呼。
凯特琳想都不用想就知道底下一定都乐疯了。
“夫人您能做出这样的选择一定很艰难吧。”弥桑黛帮凯特琳铺好了羽毛床。
“只要我的孩子们幸福,别的什么都不重要。”凯特琳笑了笑,“而且我看得出,他们现在真的很幸福。”




“珊莎,你说的其他西皮还有谁?”丹妮莉丝觉得自己有必要追赶一下维斯特洛的潮流。

“有很多,而且很多是我们家的。”珊莎忍不住笑起来,“这个房间里几乎人人都有。”

珊莎随手一指:“比如罗柏/琼恩、琼恩/席恩、琼恩/山姆、琼……”

“琼恩竟然这么受欢迎!”丹妮莉丝有点惊讶,“看来我以后不仅要防范女人,也要防范男人!”

说完她就去找琼恩“质询”他对“哲学”的看法了。

“亲爱的,有关于我的西皮吗?”贝里席从背后闪出,抱住珊莎。

“当然,而且特。别。刺。激。”珊莎转过身轻轻地用手指勾勒他小胡子的轮廓。

“哦?”贝里席挑了挑眉,“跟谁?”

“高级玩家组——你和瓦里斯大人。”








评论(6)

热度(41)